站内搜索    
行业新闻 国家新闻 政策法规
火电“逆涨”何时休
发布时间:2017-12-11 14:48:50
 

火电“逆涨”何时休

文∣秦海岩    出自《风能》2015年总第63

  众所周之,弃风限电问题是我国风电产业面临的老大难问题,尽管国家一直在运用各种途径寻求使其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但现实的情况却未如期所望的那样出现实时性的改观。从数据上看,2014年的弃风率同比下降国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同比下降了4个百分点,但主要原因是2014年是近十一年间理论发电小时数最低的“小风年”,也正因如此,2014年我国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同比下降了181小时。今年的形式更加严峻,一季度风电弃风电量就已达到107亿千瓦时,同比增加58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18.6%,同比上升6.6个百分点。

      经济新常态下电力需求放缓,这本应是进行能源结构和电力结构调整的最佳时机,但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令人不安的现象,各地火电项目出现了热火朝天“大干快上”的局面,如此势必加剧风火矛盾。用火电作为“保证容量”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德国、丹麦等风电发展较好国家的经验早已表明,高比例风电是可以做到的,我国蒙西电网也多次做到单日风电上网电量比例超过33%。从而全国整体水平来看,我国风电占比还不到3%,电网的现有调节能力完全可以应对。关键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利益协调的问题,弃风限电之所以“久治不愈”,正是因为动了一些人的“奶酪”,所以要用合适的激励机制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确保成本效益最佳技术方案得到优先使用。

      2015年前五个月,新核准火电项目超过了5800千瓦,这个数字有些触目惊心。以东北电网为例,到20146月底,东北电网装机容量已突破1.16亿千瓦,但全网最大负荷仅5600万千瓦左右,最小低估负荷斤3800万千瓦,日平均最大负荷4800万千瓦,电源负荷比达到两倍,近一半发电设备得不到高效作用。即使考虑检修、煤质、设备缺陷、外送电力等因素,全年电力盈余也是1500万千瓦以上。在这种情况下,东北电网范围内今年前五个月核准的火电项目仍接近800万千瓦。如果这种势头不加以遏制,未来几年风火矛盾将变得更加尖锐。最近出现的“大用户直供电交易”方式,致使原本就非常严峻的弃风限电局势雪上加霜。以甘肃为例,2014年风电利用小时数1596,比2013年减少了约250小时,年弃风损失电量约27亿千瓦时,2015年一季度弃风率更是高达38%。而就是这种情况下,还有火电企业通过“直供电”的方式,变相取得本该属于可再生能源电力的优先上网权,大幅挤占电力送出通道资源,致使风电企业亏损进一步加剧。对于这种打着“改革”旗号违反国家新能国家政策法规的行为,应该早日叫停。

  投建火电项目虽有拉动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但长远看无异于“饮鸩止渴”。国家能源局公布的全社会用电量数据显示,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55233亿千瓦时,比2013年增长3.8%,同比增幅回落3.7个百分点,创下2003年以来的新低。有关研究表明,从当前至2030年,电力需求增速会逐步放慢,2020年至2030年年均增速降至2.7%左右。火电项目未来的收益水平很难保证。

       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多种场合向国际社会庄严承诺,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达到15%2030年达到20%,且碳排放达到峰值,这是很具有挑战性的目标。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至少要达到4万亿千瓦时,才能勉强实现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20%。因此,当前的唯一途径是控制煤炭消费总量,下大力气进行能源结构调整,让风电等碳排放可再生能源从替代能源早日成为主流能源和主导能源。加快马火电项目,是与国家整体战略发展目标南辕北辙的行为,也势必使未来的局面愈加艰难复杂,使我们离目标越来越远。为了局部和短期利益,而置国家发展大计于不顾的行为,其代价将是巨大的。为了国家的发展目标,为了给子孙后代一片碧水蓝天,为了美丽中国建设大任,我们应该立即停止火电的大规模核准建设!